MiiQMADE

包养 -5-

孩子勋:

吴世勋成了孤儿。朴灿烈凝视着病房里蜷缩在床上的少年,苍白的脸,黑黑的眼睛,神色茫然惶然。一时间,朴灿烈觉得吴世勋是完全陌生的,记忆中瘦小的孩子,已经蜕变成这副蛊惑人心的模样,清冷的如同在天堂走过一遭,哭泣,默哀,都是美好的样子。 

 

少年人,本该是要经历一些苦痛的,才大概知晓明天的苦难和甘甜,无需惶恐无需狂喜,要相信生活,相信身边人,不要畏惧别离,不要怨恨欺骗,没有人是认认真真的想要伤害别人的,很多事是不需要理由不需要有始有终,尽力就好。

 

一个月后,吴世勋重返学校,朴灿烈给了他一个手机,两人还是保持书信往来。在吴世勋初中毕业后,朴灿烈将他接到了自己的城市,上的是当地一所私立高中。

 

吴世勋中考考砸了,他原以为自己会像镇里多数年轻人一样,学一门技术,了了这一辈子就是这样了。

 

幸运的是,无所不能的朴灿烈又出现了,笑着对他说,“世勋字很俊秀,文章写得不错。”

 

他就这样理所当然的被朴灿烈带去了大城市,住上了明亮漂亮的楼房。他曾向往的,就在他最惨的时候出现,面对突然起来的幸运,吴世勋有一种被撞击过的眩晕,还有一些惶然的不适。他还没有确定自己新的依托,只是以观望的态度小心翼翼地住在这个新家。

 

朴灿烈并没有明确说明吴世勋和他是什么关系,只是让吴世勋安心住在这里,吴世勋无数次猜想,难道朴灿烈只是如此心善吗?他甚至不曾以哥哥的身份自居过。

 

临开学前,朴灿烈说要过来和他一起吃晚饭,让他等着就好。

 

吴世勋无事可做窝在沙发上发呆胡思乱想轮着来,听见门铃声,光着脚就噼里啪啦地跑过去。急冲冲地开了门,却是一个清秀的青年,泛红的下垂眼,可怜又骄傲的模样。

 

一时间,两个人都愣住,门外的青年直愣愣地盯着吴世勋,一脸震惊。

 

吴世勋被他看得有些窘迫,“你,请问您找谁?”

 

青年深吸了一口气,微抬起下巴,露出一个微笑,“我....”

 

“伯贤。”边伯贤猛地回头,朴灿烈提着两个保温桶,表情淡淡的站着。

 

“世勋,进去穿上拖鞋。”朴灿烈看向吴世勋光裸的双脚开口。

 

“啊,奥。”吴世勋犹豫着微微掩上门。

 

“这是你一直资助的孩子。”边伯贤勉强笑着问。

 

“嗯。”朴灿烈没有再开口的意思,站在那,温和的望着边伯贤。

 

边伯贤的笑终于撑不下去,“你总是这样.....”说罢,低头擦着朴灿烈肩膀离开。

 

朴灿烈垂着眼眸站了会,待边伯贤的下楼声消失才进屋。吴世勋有些局促地坐在沙发上,听见关门声,立马望向朴灿烈。朴灿烈走到餐桌旁,把保温桶打开,一层层拿出。

 

回头见吴世勋还坐在沙发上可怜巴巴的望着他,“过来。”

 

“都是家里阿姨做的家常菜。”

 

吴世勋听他这么说,赶忙坐下扒了几口菜,“好吃!”

 

“慢点吃,不急,先喝点汤。”朴灿烈把汤盅推过去。“饭前喝汤,对身体好。”

 

吴世勋点点头,“灿烈哥,你懂得真多。”就又埋头喝汤。

 

朴灿烈面无表情瞧着吴世勋与他生疏的样子,一顿饭再没开口。

 

吃完饭,吴世勋把朴灿烈送到了楼下。

 

朴灿烈坐进车里,吴世勋挥挥手,“灿烈哥再见,路上小心点。”

 

朴灿烈把车窗摇下来,“世勋,有什么需要的和我说。”

 

“嗯,谢谢灿烈哥。”吴世勋抓了抓衣角,“麻烦哥了。”

 

朴灿烈应了声,调转车头,速度很快地开走了。

 

吴世勋有些担忧,灿烈哥开车速度太快了。

 

夏夜,难得有点风,吹得树叶沙沙作响,吴世勋望了望亮着灯的客厅,想着也许可以问问朴灿烈能不能住宿,只是这样又是一笔钱,而且这里离着学校很近,确实没什么必要。

 

他只是一个人住着,太空了,太安静了。

评论
热度(23)
  1. MiiQMADE孩子勋 转载了此文字
© MiiQMADE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