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iiQMADE

包养 -4-

孩子勋:

吴世勋的生活算不上太好,却也自足,他总能给自己找到乐子的。虽是寒冬时节,他却总能梦到翠绿摇曳的山林,红色的果子,羽翼洁白的鸟儿,爷爷磨着药草,朴灿烈的信,金钟仁黑色的眼睛。吴世勋算是个质朴乐观的孩子,也敏感如小兽,好的,不好的,他看在眼里,心尖也会因之颤动,难免有点神经质的感性,却总能自我安慰着面朝大海春暖花开。他喜欢幻想未来,那些壮阔自由不羁,却又安于现状。日子在晃神和幻想中过去过来,不曾想过会脱轨,就一瞬,遍地尸体残骸,漫天漫野的血红,他却也以为这是在梦里,直到他摸到爷爷冰凉的手掌。 

他大脑一片空白,只是放声大哭,除此之外,他真的无能为力,没有人能救回他的爷爷,没有人能感同身受的给他一个怀抱,他只能大哭,宣泄着那些隐秘的他都不曾细想的委屈恨意,他至此才真的开始为自己为爷爷悲伤。

他悲痛的几乎无力行动,却又十分清醒,时间从那一瞬开始被无限放慢,每一秒的苦痛都清晰无比,他甚至想起悲伤的诗歌,悲惨的人物事迹,脑海中像是有个坏掉的播放器,一遍一遍播放着那些嘶吼心死,最后他只能拉扯自己的头发,却只能提醒着这一切不是一场噩梦。

 

 

爷爷去世的第三天,朴灿烈来了,抱住已经达到极限的吴世勋。这时吴世勋已经无力分辨这个怀抱有几分真的心疼,他只是紧紧抓住朴灿烈的臂膀,抽噎着泪流满面。

朴灿烈望着怀里瘦的有点硌人的孩子,有些恍惚,五年未见,吴世勋越发秀气了,哭红的眼睛,白净的脸庞,细白的手指,他不合时宜的嗅到了少年青涩的香气。他忍不住抚摸上吴世勋的头发,轻轻揉捏着,慢慢滑到雪白的脖子,触手一片细腻。少年一直乖巧的依偎在他怀里呜呜咽咽的哭着,他终于很有些心疼了。 

朴灿烈轻叹了一声,“乖,世勋,乖。”却不曾想到少年真的慢慢安静下来,一点动静也没有,朴灿烈一下子慌乱了,几乎差点失控的叫来医生,听到吴世勋只是筋疲力尽晕睡过去,心跳才慢慢回复正常。他坐下来,凝望着躺在床上的吴世勋,片刻起身出了病房,拿出手机。

 

  

金钟仁又看了看空着的座位,吴世勋三天没有来了。他翻开练习题,又想起吴世勋偷看自己时的模样,善意的打量,说不上反感,却也不喜欢。他只是忽然有点想念,得到别人关注的感觉。 

这时,他听到老师叫他的名字,然后看到妈妈站在门口温柔笑着注视着自己,他有些飘忽地走出去。几个月的时光,他却像是被流放到荒寒之地很久很久,此刻重新看到妈妈放松的笑容,金钟仁觉得一身的霜寒都化开了。 

金钟仁走到妈妈面前,美丽的女人,温柔怜惜地拉过儿子的手,“钟仁,咱们回家。” 

他终于如释重负地点头。

 

世上,有那么多事情被笑谈为小说,然而加工过的故事再如何雕琢感情,都无法企及那些看似平凡的万分之一。

 

评论
热度(14)
  1. MiiQMADE孩子勋 转载了此文字
© MiiQMADE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