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iiQMADE

包养 -3-

孩子勋:

吴世勋放下钢笔,小心翼翼地吹了吹未干的墨迹,板正的折叠好放进信封,然后塞进他作文得的一张小奖状,最后郑重地在收信人处提笔写下,朴灿烈。 

 

他把信塞到自己的校服衣服里面,又套上合身厚实的羽绒服,把手插到兜里,满意的摸到肚皮上的信封。羽绒服是朴灿烈给他买的,特别保暖,纯黑色,朴朴素素的。朴灿烈之前信里曾问过他喜不喜欢什么颜色,他犹豫着猜想到朴灿烈是要给他什么东西,一直以来他很是不安感激的拒绝都是无用的,朴灿烈是个温和的大哥哥,却是不允许他的拒绝。他只好回,耐脏的颜色最好。之后,朴灿烈就寄来了这件衣服。

 

一直以来,朴灿烈在吴世勋心中就像是无所不能的超人,很久以前带他下山,这些年一直资助自己上学,他想着想着突然被冻得打了个寒战,有些茫然地抬头,他已经走到了宿舍楼下了。缩了缩脖子,吴世勋快步向寄信处走去,六点半之后就不能寄信了,晚上还有晚自习,他要快一点了。

 

可是走着走着吴世勋就看走了神,他惊奇地发现一只鸟儿低空掠过,飞向学校的小树林。他总是这样,别人看来有些神经质,时不时就不知道神游到哪去了。

 

天色已经暗了,吴世勋还是忍不住跟着走向小树林。走近了,他惊疑地听见隐约的音乐的声音,模糊的,好像有个人影在晃动。

 

吴世勋就是这样一个矛盾的人,他害怕挺多东西的,可是对那些让他害怕的东西,他总会有从心底钻出的细密的渴望。

 

他摇摇头,还得寄信,后退一步却踩到什么东西,弯腰捡起来,是金钟仁的校牌,他几乎可以肯定金钟仁就在树林里面,想着回教室再给金钟仁。

 

然而音乐戛然而止,一时间一点声音也没有,吴世勋担心的向里望了望,见不到什么人影。

 

他试着叫了一声“有人吗”无人应答。

 

吴世勋抿了抿嘴,还是忍不住走了进去。他越走越心惊,突然看见一个人躺在地上,胸膛剧烈起伏着。

 

“啊!”吴世勋没忍住叫了出来。

 

地上的躺着的人像是被吓到了一样猛地打了个颤,慢慢抬手附上眼睛,紧绷的嘴唇,下巴微微颤着。

 

吴世勋有些无措一时也不敢出声,只能抬头看着天,几颗星星隐约闪着,像是长在荒野的花朵,他突然觉得他应该赶紧把金钟仁拉起来,真的太冷了。

 

他犹豫着退后,“我,我在外面等你,咱们一起上晚自习,嗯,额,等你。”吴世勋说完就跑出去了。他微喘着回头看了看漆黑的树林,叹了口气,抱着手臂蹲下来。

 

良久,金钟仁慢慢走出来,哑着嗓子说,“走吧。”

 

吴世勋愣了愣,“奥。”他跟在金钟仁后面,看着金钟仁高瘦挺直的背影,蓦地想起初春树长出新叶,落了一地的黑皮,有时候,哭泣并不是因为软弱,而是因为坚强了太久。

 

两人偷偷摸摸地从后门进了教室。

 

吴世勋坐下脱掉外衣时,一愣,慌乱地摸了摸,信没有了。他憋着嘴看着老师进了教室,怎么办奖状也在里面。泄气地趴在桌子上,他也没有什么可以给朴灿烈的,成绩也很一般,就作文写的还可以,只能把他得过的一些奖状寄过去,大概表明自己还是没有辜负朴灿烈的心意的。

 

 

 

 

心乱地等到晚自习结束,急匆匆地冲出教室,一路找去直到小树林边。吴世勋皱起眉头,这可怎么看得见,只得弯腰准备摸索。

 

“你。”一片光亮突然出现,金钟仁站在他身后,“找东西吗。”举着手机。

 

“啊,嗯。”吴世勋眨了眨眼睛,这是要帮他吗?

 

“找什么?”金钟仁有些无奈地开口。

 

“一封信,挺大的那种。”吴世勋用手比划了一下,做完觉得有点窘迫。

 

“进去吧。”金钟仁已经垂了眼不再看他,微茫的光里,吴世勋觉得金钟仁好像笑了一下。

 

两人摸索了十几分钟还是没有发现,吴世勋憋了憋嘴,金钟仁还弯着腰眯着眼仔细在找。

 

“算了,我们回去吧,要不会被值勤老师逮到的。”吴世勋走过去扯了扯金钟仁的袖子。

 

“有重要的东西吗?”金钟仁抬眼看他,吴世勋一愣,金钟仁的眼睛特别黑,平时应该是很好看的,此时此地却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。

 

吴世勋移开视线,“嗯。。还好,也没关系。”

金钟仁没再说话,上前几步与吴世勋并肩,走了几步,突然开口,“你可以用我的手机。”

 

吴世勋摇摇头,“不用了,谢谢你,不是什么重要的东西,我再写一封就好。”

 

金钟仁沉默一会儿,“嗯,用的时候说。”

 

“额,好。”吴世勋有些讶异地侧脸看金钟仁,他还是木这一张脸,神情很是认真。吴世勋一时间又走了神,他突然想到邻居家那条大狼狗,对着陌生人凶得很,认得脸后,就安静地在一旁,一双黑亮的眼睛还是随时警戒着,帅得很。

 

踩着点回了寝室。

 

“世勋,打扫的大妈,捡到了你的一封信,给你放在你床上了。”室友从上铺探头对他说。

 

“啊!太好了,谢谢你啊。”吴世勋忙走到床位,见那封信还好好的,松了口气。

 

就那样缩着进了被窝,难得今天脚是热的,一会儿就迷迷糊糊的,听见室友喊他“世勋,你不洗漱了?”

 

“不了。。”他眼皮已经抬不起来了,好暖好舒服好困啊。

 

之后的金钟仁就像是冬末春出河上的薄冰,时而发呆愣神的样子像是家犬一样温良无害。吴世勋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总把金钟仁同犬类联想到一起,只是看到他软趴趴的搭在眼睛上的发梢,吴世勋就觉得可爱的紧。也许是周末回家的日子快到了吧,归家的情绪弄得他像是打了鸡血,连邻居家的大狼狗都很是想念。

评论
热度(17)
  1. MiiQMADE孩子勋 转载了此文字
© MiiQMADE | Powered by LOFTER